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CURE意为.治愈.
作者应该把他当成主语不同的一个被动语态,被治愈.希望被某人所治愈.可是最终有没有被治愈应该凭个人理解了.文意看他不应该也不是把字句.介由什么把仁的,亮的.P的.TAKKI的,那些隐忍着身心各有不同却都近似溃烂的伤痛给治愈了.
CURE是多CP主亮山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看.因为瞧见他的时候我忽略了那个主亮山.所以我一开始就不应该看的.可是他确实深深的吸引着我.只是因为我为那个我爱的仁感到了窒息般的痛.从一开始.
我不知道怎么来阐述这个故事.整个感觉就像那种发霉的阴雨天,闷惶无助.那翻卷出鲜嫩的肉,血红般的伤口,散发的是深深的哀痛,然后溃烂,隐晦的不恶心,而是无言的心痛.结疤,铸成了无法磨灭的痕迹.
所以自始至终持续着那份不安的 情绪.所以一开始看到仁出场的时候我就强烈的偏执的预感我的仁可能会死吧,因为他那样的爱着亮.可是亮又那样迫切的想得到P,而P的感情始终是微妙的.
主角是亮,山.但是仁的穿插却无疑是引线.引发爱,引发矛盾,引发不辛.引发幸福...

我怀着强烈的个人主观意识喜欢着并悲痛着看着他.虽然出现的极少,但是每次都足以让我那敏感的脑神经间歇性的抽痛.作者笔下的人是带着灵魂的.真切的但又非真实的.{如是说实在仁本身基础上发展的另外的性格}.
我在想仁为什么会喜欢上亮.是因为在那次事件的时候自己依靠了这个男人吗?关于那次事件只是在亮看到P那样狼狈不堪的时候进而回想到初次见到仁的时候.有着无尽的脆弱的和矛盾的坚强.
全裸着身体用劲全力朝他爬过来他卷发潮湿地贴在脖子白皙的肌肤上,胸口扎着地上的碎玻璃已经没有多余的血液流下来,手背有块被烟烫伤的扎眼的痕迹,修长的小腿上布满了践踏后的鞋印,灰色的蛛网一般遮着原本上等玉石才有的肤色。他眼神涣散也许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嘴角有一道浅色的血痕,他自己用牙齿咬裂了唇满口腥味,这让他保持着最后那点意志.
身后的那群男人并非就那么想要他,只是想看他意志崩溃地求他们上他
只是那样的拉着他的裤脚.却什么也没说的求助着.
这就是亮和仁初次的相遇.作者没有详细的交代只是进行了这样的一段描写,却足以联想那残破不堪的回忆.所以开头仁和亮就是同时出现的.亮说仁是个漂亮的男人,是个不喜欢阳光,总是躲在背光里的人.然后就那样静静的倾泻着他的美丽.但是却无法用任何东西留住他.不管是画笔还是镜头.于是得出结论:他看起来那么自由,圆也好,方块也好,都无法装饰他.
是的.不管是亮眼里,还是P眼里.仁都是一个无法掩饰的人.那些小小的喜悦他们都能透过仁微小的动作感觉到.仁是一个多么容易满足的人啊.但是就是这个一个无法掩饰的人.
却隐藏了那么深的伤口.亮,没有发现是因为他太爱P了.P没有发现是因为他有一半活在仇恨当中.于是他们就那样放着仁的痛慢慢的滋生.....

亮经常看着仁发呆,有时也对仁有着一定的占有欲.他会对仁说:仁,我要亲上来了.一直一直有对仁这么说.但是却没有一次动作过,他知道仁不喜欢做这些肢体上的接触.我是在后来P为了寻找仁,从仁打工的PUB里的人那里听来的,仁以前被人搞得很惨,再也不肯被人碰,KISS已经是极限。不管给多少钱也不肯上床.我想亮是知道的.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仁,也是渴望着亮的亲吻的.因为这是自己所爱的人的唇,所以会想去碰触,但仁也了解亮只会这么说.悲哀延伸...亮从未碰触过仁的那些伤痛.....
我想仁也许是孤独太久了,然后在那最无助的时候碰到了亮,脆弱无助的时候感情容易泛滥,就是那瞬间的事情注定了一段无法得到的爱,然后悲哀的持续着那份无法言语的清.仁一直一直的生活在痛苦中.年轻妈妈的伤痛直接传达了给仁,妈妈被男人抛弃了,小时候让仁穿女孩子的裙子,抱着仁说着:男人都是不可信的.我家仁是女孩.他的母亲无数次告诫他说男人都是不可相信的。于是仁和各种女人混在一起,性感的,可爱的,富有的,天真的……然后有一天他发现自己成了那种不可相信的男人。仁是这样说自己的.但是我心里的仁并非这样.可信与不信是一种什么概念?我不清楚.但是仁有意识到这点,就说明他并非是那样的一个人.
我不知道作者为什么要穿插这点.是想告诉仁男人真的是不可信的吗?所以不要投入太多的东西??

亮对仁的感情始终是模糊的.就如仁对亮的感情般.但是是不同种的模糊.亮真的是喜欢着仁的,但又未真正的了解过仁.不知道他的想法,他想要的和不要的.只因为仁不是那个亮看了一眼就陷进沼泽的P.然后疯狂的倾住感情.对于仁是那种温火的不紧不慢,似有似无.直到失去才彻悟:仁是怎样一种存在.当亮彻悟的时候就是仁......

仁对与P也许也是有爱的,他们的交集源于一场无声的交流.那个在医院突然脆弱的P,和同样虚弱的仁.你可以不要对我笑的那么欢仁的言下之意就是你觉得疼完全可以流泪.突然的山下就汹涌的抱住了仁,挣脱了输液的针头.然后P在那个怀里忆起了小时悲怆的曾经.就那么的突然流下了眼泪.只是想在这种时刻抓住些什么东西好拯救那个不堪的灵魂.幸好他抓住了仁.P后来有这么庆幸过.在那一刻时间是静止的美好.也许2个命运如此相似才会在一定程度上生理和心理产生了共鸣.P被那样宁静的仁吸引了.深刻的成为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很头痛的关系,并没有简单的爱与不爱,一切都是那么的复杂错乱.理不清的愁绪.如果只是爱与不爱就好了,也就不必这么辛苦了.太多的伤痛太多的情绪繁衍,太多的是是非非.所以注定一段难易幸福的情爱.

PUB仁唱歌的媚态让我想到了现实中的仁,也是那样微波流转.娇态百媚,慵懒中又有着一份让人无法忽略的东西.在那次为P挡了一刀的仁.继续在舞台上低声吟唱.柔和了不同种的仁.脸上却显得风轻云淡.但是在那样一副无所谓样子下的仁的内心其实已经是千疮百孔,溃烂不堪....
看到了亮.眼眸迅速流转.发亮.那样的距离足以看清一切,于是他的眼中印入了亮突然发亮的眼眸.只是因为看到了P,看到了P和亮一同消失
................................
仁萎缩在洗手间外的墙边的角落.对面的五彩斑斓的灯光在他眼前闪过.唯独避开他.然后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呻吟.心痛着.胃镜不停的抽畜着.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仁周身散发出来的痛苦.撕扯着我的心脏.如蚂蚁般一点一点啄食.仁想着:那个使劲想感受到疼痛的家伙,就那么值得疼爱么? 小亮,比起已经无法忍受疼痛的我,他就更值得疼爱么!
眼淚終于欖不住得流淌,無聲得。比起已經無法忍受疼痛得我,他就更值得疼么?即使是這樣單純得打着這幾個字心裏還是不可避免得躁動着。亮抱着P從仁麵前經過,完全沒有去註意那個縮在角落不停得疼着得男人。寂寞得身形更加得縮在暸一起。疼痛扭麯着嬌好得麵容。『心痛,雖然是虛搆得但是還是痛』

仁说:我一直想看他幸福的样子,第一次得见,居然是他抱着另一个男人从我眼前经过。
原来站在阴影里的不是他们,是我。
我希望他可以一直那么幸福,只是不要在我面前。

仁说:呐,世界上没有注定的事,没有谁天生幸福也没有谁注定一生不幸。
我们都是有选择的。
我替自己选了不幸。

所以他找到了真斗,想让真斗不要把那段曾经告诉P,
是不想看到P憎恨亮.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仁.
也是这个时候斗真看清了这个男人..
是那种突然的顿悟
突然的明白,明白仁的眼泪,不是因为被甜品呛到。{之前仁在吃糕点时有被呛到,然后留下眼泪}
赤西仁,这个男人一直在痛,而且本身也极怕痛,却习惯了忍耐.
在此我也从斗真的话语里知道了仁的身体是真的已经残破不堪了.

这一切的一切亮没有发现.P也没有发现.
而P却伤害了仁,在那次仁唯一一次的性爱里,
也许是相互的伤害.他不清楚,仁对于他是何种的存在,和亮一样的模糊不清...直到........
在那仁唯一一次的性爱里,也是P唯一一次压人的性爱里.他陡然有了痛感,突然明白了,他必须找一个人来恨才能撑起这份虚无,那个人是谁都好,但决不可能是赤西仁.他疯狂的在仁的身体里感受着仁,但即使是这样的结合也无法填补一些心灵的空洞.我是这样认为的.结合的那瞬间彼此可能一起看到了天堂,信任这些东西也只存在与那刻,但是也只是那一瞬间.
所以他们对彼此说了谎言.但我始终相信那份性爱并不是完全的没有爱,完全的处于某种目的.

山下智久为了他的链坠同他做爱,他总以为这是他唯一给得起的补偿。他那么讨厌被所有的人利用,可他自己,可不是利用了他么。
没错,唯一一个被所有人利用的人,是他赤西仁。

没关系,反正他也活不久了,不是么。
事后仁这么想的.

糊涂了.仁和P的伤太重了,似乎已经病态到了一种程度.2个人可能都太过于自我了.
看的时候我没有发现这点,现在突然的意识到.其实有些事情只是由于个人的自怨自艾坝了.
我忘了现在应该说写什么了??每个人都会对同中东西存在着很大差异的看法.也许指因为心系的人.所以我只看到了仁.P,亮, TAKKI.会有喜欢他们的人为他们疼惜的.既然无法言喻,那我就此结束.
仁孤零零的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在P和亮整夜缠绵的时候就那
样一个人孤寂的像个小孩般的死去了.在死之前用那姣好的指甲在他喜欢的亮的画上写着:我才是、锦户亮最珍贵的宝贝!

旁边还画着个笑脸。

亮和P看到这样的仁.突然象小孩一样的争吵起来.

埋怨着对方,痛恨着自己.
我知道其实他们2人一直都是爱着仁的,
也许不是爱情,但是终究是在乎着仁的,
所以一切都在仁死的这一刻爆发了.
所以最后亮疯了,
有时正常,有时会失去理智.
我也明白P也是爱着亮的.
所以他会忍受着一些,继续和亮生活着,
但是P不会忘记仁,永远的不会忘记.
他现在戴那条能与仁配成双的裸女项链。
他希望自己有时候能够看起来像仁。


爱,治愈不了任何人。


最后
山下智久顿时泪流满面:
下一次,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如此相爱。


―终

也许对于这些孩子而言.那些事情太过于残酷.
但是有时候当残酷到达某种境界,就会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美的极致.
所以我很享受这些让人陷入一种灰暗的世界的文字,
在那里我可以把自己的感情发挥到极致[BT的说法]
可以更有理由让我去疼惜,去心痛,去愤恨....
然后所有感情度会随着剧情的跌宕起伏,蜿蜒曲折.
最终爆发........
但是无论如何,
我始终是希望他们能够幸福的,
经历的伤痛只是一种催化剂,
让幸福更加坚固的良药,
所以死亡是我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仁,希望你死后可以继续你那份身前没有过的幸福...
一定要幸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10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jinoaishitemasu.blog106.fc2.com/tb.php/22-25ae7bc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