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愛情是一場被人設計的游戲
到達終點才發現
是那么的荒誕
有些可悲
有些可笑
有些無奈
有愛生恨
有恨有愛
這真的只是一場游戲一場夢嗎?


回忆.最初的开始
淅淅沥沥的雨声隐隐约约的在耳边萦绕.
梦醒了.是个甜蜜的有些心虚的梦...
靠着单薄的肩窝里,我微微的挪动了下身体,然后看到了和也如羽毛般苍白美好的睡颜.抚摸上了他的眼睑.真实的感觉到单薄饿眼皮下律动的眼球.是在做梦吧?和也?我梦见了我们初次见面的那个雨天哦.....
小心的越过了身边的人.随手抓起了地上的浴袍.披上了.
雨天啊.....
坐在了阳台上.靠在润湿的墙壁上.仰起了头..飘忽的雨落进了我的眼里,被雨水隔膜世界变得模糊不清.
那天也是这样的雨天,那天我拼命的跑.在漫天的雨水里跑到连肺都感觉要整个的迸裂.完全是处于本能的继续着.雨也象现在一样阻隔了我的视线.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高楼,弯曲的小道.毫无人气的感觉.人都死哪里去了.我只想狂叫.只想找个地方休息.只是不想这么简单的就死去.但是后面的人象驱不走的苍蝇一样粘人.边跑边回望,每次的回望只让自己更绝望.
我问我自己,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在幸福灭顶的时候活生生的被直接推入地域.那个和我相依在苍穹的大树底下的明媚午后,聆听着蝉鸣,享受着和煦的微风.数着点点斑驳道树影的如天使般的人儿突然间就转化为恶魔无情的践踏着我的感情.很俗套的另投他人怀抱.更俗套的是为什么一夜之间我就变成被人所追逐的对象.变成一个死命挣扎的猎物.
我杀死了那女人的另一春?而那人-一个虎背熊腰的道大哥.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了能耐,可以用自己这双柔嫩只适合去抚摸的手扼杀了那头熊.
雨停了,我却无法停止奔跑.我终于知道当一个人求生念头泛起时,平时那么在乎的自尊也完全抛弃了.所以在面对如墙般高的垃圾时,我跳了进去.甩开了苍蝇却厌烦的开始驱另一帮该死的苍蝇.挂着汤汤水水的从垃圾里出来.完全虚脱.倒地.
不要问我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很狗血的发展.被一个人捡回家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还在睡觉的男人的脸.说实话没啥表情,木讷的呆呆的.所以我对他笑了,只是因为想笑,就算为自己活着而笑吧.当我笑的时候我发现他的嘴角似乎在微微的抽畜.让我觉得在垃圾堆里出来后自己的笑的魅力也打折扣了?挫败.
后来我自然而然的霸占了他的半边床.但不绝对不是被圈养的小白脸.我有用我那不适合杀人的手帮他做家务.果然我只适合抚摸性的工作.在尝试过那惊人的破坏力后我就变成了这家的蛀虫.变成了等他回来的男人.会做等一个男人回来的男人只是因为我无家可归.
以后的日子就平静的如同那天只是一个久远的老电影般偶尔会从记忆闪过.
...........................
仁,頭發都濕了,會感冒的突然感覺到身后被濕暖的體溫環抱.屬于他特有的氣息灑在了這細雨的惆悵里.
雨也.又下雨了,離那次雨天有多久了.和也.三個月.半年,一年.怎么辦,我完全不記得了,日子開始讓我無法分辨究竟有多長.白天夜有所謂嗎?更讓人恐怖的是我竟然習慣了每天等你的生活.習慣了你在你的懷抱里醒來,我是個男人啊!悠悠的嘆了口氣,雨天讓人心理莫名的煩躁與不安,似乎連空氣里都是敏感因子.所以就會象現在這樣說些無意義的話.
和也,為什么把我撿回家.?末尾在加上了這句問過無數次的話.
感覺被更深的拉近了他的懷抱,纖細的手臂比表面更有力道.胸部有被勒的喘不過氣的預兆.
仁的蝴蝶谷好勒人哦....撿都撿回來了,還有為什么嗎?低低的無起伏的語調象發酵的酒般彌漫在了朦朧里.背對著,所以看不到表情.
是啊,都不知道自己在執著什么呢....
和也你該走了.....
..........嗯.
聽著細細梭梭的衣服摩擦聲,混合著雨聲,別樣的情調啊.....
怦~门有力的合上了...
.......雨中和也的背影也变的模糊了.

双手抱膝,把头深深的埋进.除了雨声之外还是雨声.阴暗的房间偌大的空间寂寥的发霉的时间.....好寂寞啊.抬起头终于还是无法停止饿感叹.还是去那里吧!
走进房间退下了浴袍.就那样光溜溜的来到衣柜.套上衣服.站在门口回望了下那寂寞的房间.退下的浴袍佝偻的叠在了一起.好像一个空壳般无奈....
砰........

嘈杂的声音,闪烁的灯光,闷骚的空气.大片大片的人隐没在霓虹中.我无视着身边男人们谄媚的嘴脸,旁若无人般的坐在了吧台.男人,这样的男人才会让人无法相信吧,不懂真情的人,即使是做爱的时候也只是泄欲吧.爱是什么?爱就是做爱.
呐.JIN,来杯                                  Cocktail吧.对上上田恬静无波动的眼.明亮却迷离,我始终都搞不懂眼前这个漂亮的男人.但是他却让我的虚荣心前所未有的膨胀.就比如他手上的那杯红色的Cocktail..在场的每个男人都垂涎着他所散发的美色,他主人的美色.确切的说.但是却只有我可以优雅的品尝.瞬间舌尖被那种无法言喻的烈给刺激的一个哆嗦.然后微微的酸甜为之取代弥漫这个口腔.嗯,好像恋爱的味道.
JIN,怎么样.性感尤物.特别为你配制的Cocktail,不管是各个方面都很适合你.嗯,JIN是巨蟹座的吧,CANCER巨蟹星座鸡尾酒是龙舌兰日出,下次请你喝.上田一遍一遍的擦着那透明的高脚杯,清淡的口吻吐露的字眼尾随在身后嘈杂的PUB旋律中.我呆呆的盯着那折射着泛着莫名惨白却沾染着点点其他颜色的光辉的玻璃杯.把上田细长的手指拉的更纤长.寂寞繁衍.寂寞的背影消失在雨中......
去哪里?
不知道.
其实我根本不了解那个人.一点也不了解.
他做什么的呢?不知道.
也不会很想去知道.只是偶尔也会奇怪,一个白天总是窝在家的从未和任何人有所交流的人会有那么毫华的别墅吗?晚上几乎见不到人.但总会在他的臂腕中迎接晨曦.嗯,那时我会盯着他的睡颜片刻的失神.眼睛在睡觉时会偷偷的露出一道狭长的隙缝,近棕色的头发随意的散落在额头,耳际.薄薄的唇很自然悠闲的微合着,在黎明之际泛着淡淡的粉红.平时刀削般的轮廓在此时隐没了那种严肃的锋利.被那透着光泽的粉红引诱着献上了自己饱满的唇.完毕之后就开始陷入无限的自我嫌恶之中.也许连心都堕落了.那个雨天果然遗落了太多的东西.
JIN.JIN…….JIN………JIN……….”
啊.嗯.什么事?微笑着看着上田迅速的掩去细微的皱眉动作.最近我越来越容易陷入回忆之中了.心里有些东西开始在翻腾着.是不是这种不知道是不是幸福的生活也开始偏离了呢.
JIN,你变了.变的性感了.漂亮了.也忧郁了.但是,还是喜欢以前那个BAGA的你,笑的没心没肺的你才是我认识的仁吧.
啊,诶?是吗是吗?哪里变了啊?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帅了啊.我努力的向上田使着眼色.努着嘴巴.上田是我认识了好几年的朋友,久到初识的那天久远的似乎变成了泛黄的旧照片.透着无限怀念的味道.
噗哧,BAGA.......
美人一笑果然倾国倾城啊.......
美人?JIN,你也是个美人啊!
才不是呢,所有人都会对着上田花痴的,特别是那群男人.我指着那些时不时就偷瞄过来的视线.
才不是呢.JIN.....那些目光其实大部分是冲你来的....你看那边的也是,那边的..那边的..那角落的即使拥着别的人的男子......我顺着上田指的望去,那边,那边,那边...我很怀疑上田是不是在哄我开心.急着反辩,所以唯一的遗漏了那个角落的视线....
你又不是他们,怎么又可能知道是看我呢.指不定就是看你呢.
.......JIN..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自觉都没有.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因为我也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啊,那种明顯的暴露在外面的饑渴只有你才会忽略.但是我还是害怕的期待着你能读懂我的眼神所透露的情绪.内敛,收起了那种明显.只因为害怕.以前你身边有个你爱着的女人,如今你身边已经没有了她,但是我还是呆滞不前,那女人消失在你身边半年了.你身边在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女人,我却还是从未靠近过你.只是因为害怕......
龙也?我屁股离开了高脚椅.把脸凑近了上田,只是觉得改做些什么.因为上田的神情很悲伤.不要问我为什么.很多时候很多东西完全是靠感觉的.原来自己也变的纤细了啊.手轻轻的抚上他美丽的眼睛.指腹轻轻的在沿着眼角来回抚摸/
啊,JIN.....上田身体明显的抖动了下.
似乎有点尴尬.我在干什么呢?
..........JIN..轮到你了...跳舞.....
嗯嗯...龙也.我去了哦.转身时无意间似乎看到了上田的眼睛有着透明的晶体滑落.......
深深的叹了口气.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明白 .....

跳舞?只是还算喜欢的东西.所以寂寞的时候就会来这里,因为RYO帮了自己,所以当他提出要我在这PUB跳舞时,我也没多抗拒.
和也曾经说过,我的身体很软很有韧性.即使做爱的时候偶尔会有点粗暴.偶尔会做些高难度的弯曲也没什么问题的.所以说:仁,你跳舞肯定会很妖娆的.最后他轻轻的在我的耳边低语.然后会猛的一个挺进.真想看你那妩媚的样子啊,是不是和现在的媚态有所不同呢.我无法停止的颤抖,是痛也是快感.然后那柔软的腰肢就会完全的贴上和也.想要更深的感受些什么.想要抓住写什么.我也不知道.仁,你太用力了.这时候和也就会轻轻的拍打我的臀部.慢慢的退出我体内.顿然的轻醒.使劲的咬住下唇.然后想着刚才我应该有发出声音吧.应该是很愉悦的尖叫吧.因为和也走下床往浴室里走去时,我很清晰的看见了他背上那一道道交错的鲜嫩的抓痕.那么的刺眼.
音乐声.人声.灯光.视线.沉浸在回忆中的我完全忽略了.身体自然的扭动着.腰肢轻轻的摇摆着.一手扶着腰,一手顺着裤裆处开始往上慢慢的移动.腹部,胸部.停留.和也喜欢用他那略微粗糙的指腹摩挲我的胸部.刚开始是整个手心贴腹着轻轻的移动.慢慢的撩拨着欲望,让人焦急.之后会用食指在两点之间徘徊,打转画圈,然后舌尖若有似乎的碰触.他似乎很享受这种调情.现在身体也还记得的那种感觉.轻微的躁动.继续.从脖僸来到唇边.手指缓慢的划过唇瓣,舌尖突然的伸出添试着手指.音乐再次跃进耳畔.随着音乐我更加卖力的摇摆者腰肢.龙也说过,这样的我很媚人的.说白了就是很色情.
也许吧,因为我有想到和也.
和也.......
其实我是爱者他的吧......
虽然说爱和性是分开的.但是做爱的时候我的心也充满了欢愉,渴望被无限的扩大.
我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身体也变成在无意识的扭动.舞池中央不知何时已经人满为患.当我意识到这些时是因为有几只手爬上了我的身上.胸口,后背,甚至臀部都有被抚摸的触感.停止了所有动作,恶心的感觉迅速涌上心头.
宝贝,你真是妖孽啊
多少钱才能买你这淫荡的身体呢....
哟.....触感真好啊.......
各种声音传入我耳朵,今天的苍蝇似乎多了很多呢.在我犹豫改怎么办时腰突然被一只纤细的手搂住,娇小的身材在此刻看起来象是拥着我般.
拿开你们的手.脏.........龙也狠狠的瞪着那些手的主人,语气还是一贯的冷漠,漂亮的不分男女的脸蛋隐含着不怒而威凛烈之气.让那些收不甘心的缩回去了.但在男人的自尊心作祟下那些手伸向了龙也.
臭小子,活的不耐烦了啊?一个男人,浑身散发着浓郁的酒气,一只手上还握着见底的酒瓶,那酒瓶在各色的灯光下散发的幽幽绿光格外的诡异.哟,仔细看长的比娘们还漂亮呢?虽然没有那小子那么销魂,但那脸蛋也足以引起性趣.嘿嘿的淫笑了几声,手开始托起龙也的下巴.龙也象个漂亮的娃娃般没有丝毫表情,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下.那个男人似乎被龙也的态度严重打击到了,或者说醉酒的男人都是热血的.啪嗒托着下巴的手突然的给了龙也一个耳光.顿时所有的人都把视线转向了这里.
在那个灯光昏安的被仁忽略的角落,墙上2个身影重叠着,一个男孩子坐在了一个年轻男人的腿上,整个身体软踏在了那男子的身上,那男子的一只手似乎还停留在男孩的衣襟里,另一只手优雅的托着高脚杯,视线却停留在舞池上的那2人身上,嘴里私有若无的吐着一个单音节的字,仁?.杯子里鲜红的液体流向了那微启的嘴间.后结轻轻的律动着.一开始享受的表情突然的变得凌厉起来.
啊,先生,你的手弄痛我了.那个男孩子巍巍弱弱的倾诉着.
那男子放松了力道.然后对着男孩子说:
可以结束了
可是,先生,我们..还没有.....那个....呢.那男孩被男子挑起的欲望撩拨的浑身燥热不堪,使劲的往男子身上蹭.
我说结束了就结束了.男子的眼睛一刻也没有停留在那男孩子身上.顺势吻上了那男孩纤细的脖子,舌头探索似的在寻找最美味的入口.突然的露出了2颗尖锐的泛着寒光的犬牙.刺进那嫩白的肌肤.男孩子抽畜了下然后就倒在了沙发上不省人事.脖子上的2个洞快速的愈合着,然后完好无处.
仁,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永远尖牙,凌厉的眼神.隐约的邪气.其实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相当美丽的男人.看也不看沙发上的男孩,消失在了暗中.
龙也,你没事吧.
没事.龙也眼神很奇怪的说着,从里面我似乎读到了噬血.然后龙也面无表情优雅的从对方手里夺过了那油绿的瓶子,缓缓的举起来,慢慢的看着他落在了那个男人的头上,然后没有忽略在钝重沉闷的声音与鲜红的血交错的那瞬间上田嘴角的那个微妙的弧度,他在笑.
RYO,处理下.似乎所有人都被龙也的举动给SHOCK了.龙也旁若无人的拉着我的手来到了吧台.
看来事情真的很奇怪,我似乎从来没有了解过他们.
和也
龙也.
RYO.
还有.
RYO和龙也的关系.....





就連這個也在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4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jinoaishitemasu.blog106.fc2.com/tb.php/38-c6dd1b1f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