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我很寂寞。
然后看著松子每次遭受毒打的時候
總是會說:挨打,總比一個人寂寞著好。
眼淚就滑下了眼瞼。
即使是這樣忍受著的松子
還是無法避免的寂寞著。
《松子不幸的一生》
真的是不幸的一生。



吶,昨天和HIDO聊天。
家里發生變故,然后邊打工邊上學。
接觸不多,但是我知道現在的他真的變了
也許是成長了。
總是把無聊掛在嘴邊,無所事事的我
其實是非常渴望能夠充實些的。
但是
惡性循環
總是無法改變。
”HIDO,你其實很害啊!“
”害嗎?比如?“
”很堅強的活下去啊!“
"其實我很想死!“
。。。。。。。
”不開心的事情可以和我說說!“
”不要!我不要在被敷衍!“
我很尷尬,不知道說什么了。我對他說。
他說的太決絕,讓我無從反應。
敷衍嗎?
也許。。。。
也許我也是個說話不付責任的人吧。
心情不好也開始敷衍。。。

避開這個敏感的話題繼續著。
我告訴他我要去打工兼職,
只是因為晚上很無聊。
告訴他我其實也想死,但是一想到死了就真的什么也沒有了
就會很害怕。
告訴他我為什么會這么喜歡仁
告訴他想到死了看不到仁的笑容
我就會很難過很難過。
問他有什么牽絆的嗎?
他說沒有。
我說總會有的,IDOL也好,戀人也好,東西也好。
總會有的。
沒有沒有不會有的。。。。
心里很復雜我只能這么對他說。
我也不知道怎么來形容那種心情。
有對自己有對他的。。。。

現在腦袋裝不下太多的東西了。
所以不想去想太多。
人生苦短,及時行樂。
我只能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0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jinoaishitemasu.blog106.fc2.com/tb.php/43-3186191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